财富门户网

>特稿:高科技大国以色列创新力凭什么超过美国?

特稿:高科技大国以色列创新力凭什么超过美国?

  780万人口的高科技大国

  2010年5月,以色列正式被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(OECD)——常被称为“富人俱乐部”吸纳为正式成员。仅有780万人口的以色列,拥有4000多家在诸多尖端技术领域处于国际领先地位的高科技企业,有“高科技大国”之称。高科技产品出口不仅是其经济支柱,更成为以色列外交的重要砝码。以色列一直在电子、电信、电脑和软件开发、航天、医学、生物技术和农业等领域的国际竞争中“领跑”,并向世界市场提供许多颇具竞争力的高、精、尖新产品。在医学方面,以色列制造的先进的CT扫描仪、核医学摄像仪、外科激光仪等尖端医疗设备行销世界各地。在农业领域,以色列不仅具有集约化的生产体系、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节水灌溉和海水淡化技术等高科技,而且还拥有国际上最先进的育种技术,每年出口的长颈玫瑰、小枝麝香石竹、甜瓜、猕猴桃、草莓、西红柿、黄瓜、胡椒以及鳄梨等鲜花水果,寒冬季节在欧美市场反季销售,极为走俏。此外,以色列在光纤、印刷电路板、电子光学检查系统、热成像夜视系统、光电机器制造、无人驾驶飞机制造等方面均居世界领先地位。

  更令世界叹为观止的是以色列人超强的创新、创业意识和能力。作为面积、人口和资源“三少”的小国,以色列人励精图治,以科技兴国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,超过日本、加拿大、印度和中国,成为世界新兴高科技企业密度最高的国家之一。2008年,以色列的人均创业投资是美国的2.5倍,欧洲的30倍,中国的80倍,印度的350倍。以色列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企业数仅次于美国名列全球第二,超过全欧洲上市企业数的总和。如今的以色列,已成为举世公认的“创业之国”。

  创业之国背后的制度安排

  以色列经济奇迹的背后推手是科技创新。为了走出一条依靠科技进步、智力资源开发促进经济发展之路,以色列政府制定了完善的“科技兴国”战略。其主要特点是:促进研发“多管齐下”,大力培养高科技人才,多渠道筹集经费,并力促研发成果的转化。

  以色列政府高度重视教育,教育经费在政府财政预算中的比重仅次于防务开支。在增加高等教育机构数量的同时,为了更好地适应高技术产业发展需要,以政府对大学设置也进行调整,增设技术工程领域的科系。国内受正规教育13年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的34%。从事研发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数量与人口之比较世界其他各国高出2-3倍。重视科教和人力资源开发使以色列拥有大批优秀的人才,成为支撑其经济蓬勃发展的不竭动力。

  作为移民国家,以色列视移民中的科技人员为“天赐良才”。在这方面,以色列科学技术部和移民部发挥了重要作用,采取的主要措施有:实行移民研究赠款计划,由科学技术部的“基础研究促进和发起基金会”对新移民科技人员的研究项目提供资助;为移民科技人员提供奖学金攻读博士学位;免费帮助新移民科技人员寻找工作;利用新移民科技人员加强偏远地区专业技术学校的师资力量。此外,科技部和移民部还联合开发了“决策系统国际项目”(DSI),拨款数百万美元,为移民科技人员进行语言、技术培训,鼓励其从事航空和军用声纳、电脑软件、飞行模拟器和信号处理仪器研发。

  高技术工业“孵化点”,是以色列工业贸易部为吸收新移民科技人员采取的创新之举。它是非盈利性的独立实体,通常设在科学工业园区或大学校园,以其科技力量和设备为依托,归政府部门或学术机构所有,由当地工商界和研究机构代表组成的公共委员会管理。每个“孵化点”一般须接纳10~20个研发项目,每个项目应吸收5名新移民科技人员。其经营管理费用和绝大部分项目费用均由以色列工贸部负担。“孵化点”还负责对入选项目提供行政管理和技术援助,进行项目可行性研究和物品采购,招聘研发人员,组织研发班子,以及帮助寻找合伙人和投资者,帮助制定项目经营管理计划和产品营销计划,提供基础设施和商务指导等。项目享受“孵化点”资助时间一般为2年,在取得商业性成功后,须按年销售额2%的比率逐步偿还政府资助。

  以色列政府各部设立的“首席科学家办公室”在提供政府研发资金方面起着重要作用。“首席科学家办公室”不仅是政府研发资金的重要发放渠道,而且还根据其确定的资助标准,确保研发资金更好地发挥其促进经济发展的作用。以工贸部的“首席科学家办公室”为例,在对研发项目提供资助时,规定项目必须具有技术创新性,研发单位应具有公司管理、生产和营销能力以及新产品的营销战略,其研发产品应具有较高的附加值且在国际市场具有竞争力,并有利于引进新技术和科技人才。有时为确保重要研发项目成功,还规定项目须由企业和研究机构组成的联合开发小组共同完成。“首席科学家办公室”对研发项目的资助一般是其成本的50%,对某些具有特殊“竞争力”的项目,资助可达项目费用的66%。此外,“首席科学家办公室”还与大学合作建立“联合基金”,专门为项目启动最初2~3年提供资助。受资助的项目一旦成功商品化,则每年须按销售额2%的比例逐渐偿还。

  建立科学工业园区,是以色列政府为促进研发成果转化采取的主要措施。科学工业园区一般建在大学附近,得到政府在贷款、补贴和税收等方面的支持,具有完备的安全设施、公共交通、银行、商店、幼儿园、医疗机构、娱乐中心等基础设施。进入科学工业园区的企业可利用大学实验设备进行研发活动,同时也为大学教学、科研提供实践和创收机会。大学除提供人才和设备外,有时还与企业组成合资公司共同研发,并负责对申请进入园区企业的技术水平和成功率进行评估,并对承建和维修园区内建筑和设备承包商的工作质量进行监督。进入园区的企业一旦研发成功,就可以在园区内利用科研成果就地投产。当生产规模达到一定程度时,便可移至工业区继续发展。这样,科学工业园区实际上就成为高技术产业的“孵化器”和“摇篮”。

  希伯来人独特的“求异文化”

  以色列的科技创新,除政府政策、制度的保障外,更为重要的,是犹太人独特的文化孕育了其独树一帜的创新文化和企业家精神。正如以色列著名作家阿莫斯·奥兹(Amos Oz)所言,犹太文化从开始存在的那一刻起,就是一种善辩的、充满争论的文化。与中国文化的“求同存异”不同,怀疑和争辩的犹太文化的突出特征是“求异”,但其中包涵着坚持、永不知足地挑战权威,以及面对风险和失败毫无畏惧、一往无前的精神,正是这种“求异”文化意识,孕育了以色列人不迷信、不盲从、敢于标新立异的创新意识。以色列总统西蒙·佩雷斯(Shimon Peres)曾说“循规蹈矩是滑向沉沦世界的一种倒退行为”,正是这种意识的体现。可以说,犹太人永不满足的心态,对科技创新来说绝对是一件“好事”。

  因此,尽管以色列战火不断,但仍然有超过半数的世界顶级科技公司,在以色列收购科技研发中心和科技创新企业。单是思科(Cisco)一家公司就收购了9家以色列的科技公司。2006年5月,沃伦·巴菲特(Warren Buffett)打破不投资外国公司的惯例,斥资45亿美元收购了总部位于以色列的伊斯卡金属切削集团(IMC)80%股权。正如谷歌(Google)首席执行官埃里克·施密特(Eric Schmidt)所言,美国是企业家最心仪的创业地,但是“美国之后,以色列就是最棒的”。

责任编辑:CFBJ 专题:

猜你喜欢

 

猜你喜欢

图说财富